青山青阳

苏沐秋为什么那么好呢!

我是如此深爱着痛苦

【全職】畢業禮(11)終章

遥祭昔颜:

完結撒花!


感覺這章的節奏太跳躍了TUT改了好幾遍還是覺得不太舒服……算了反正不是終稿,等回頭再改吧!


總之就是為了表達出那種氛圍,然後大段大段的感慨什麼的……


唔嗯……意會一下!!


================================


从L镇回来之后,苏沐橙在家又呆了两天才回校去准备论文答辩,而跟被窝不死不休地纠缠了两天的叶修也终于爬了起来,继续他未完的选曲重任。


 


乐团五月份还有几场小规模的商演,都不是什么太重要的场次,而接下来被排在他们排练日程表首位的,却是一场收入并不算丰厚的演出,演出的地点则是团里多数人再熟悉不过的R大。这场演出算是R大60周年校庆系列活动的预热,这段时间来已经陆陆续续有多名校友被邀请去做联谊演出,他们的乐团近来也算是声名鹊起,众所周知团里不少人都曾是R大的学生,而如今挑头的叶修更是R大昔日的风云人物,校方便直接派了叶修当年的导师出马,直接敲定了这场演出。这其中当然另有一番波折,哪怕是曾经的恩师,那跟叶修也早就成了亦师亦友的关系,调侃两句讨价还价一番自然在所难免,但应却是肯定要应下来的,毕竟那个地方对于他,对于他们许多人,都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作为联谊活动,校方肯定也要派些人马——按照往常的规矩也就是搞几个简单的协奏曲来合作一下。学校最终给出的名单也够丰富多彩,有名声在外的教授有刚刚任教不久的讲师也有成绩优异的学生,一串熟悉的名字看得叶修颇有些“果然老了”的唏嘘,随后正色教育众人道:“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啊别在小辈们面前丢人!”




下面难得的一片响起一片赞同之声。 




无论如何,一切还是紧锣密鼓地进行着,选曲,印谱,排练,一整个五月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在忙碌中匆匆而过,每个人都好像绷着一点小小的期待和雀跃,只等着喧嚣的六月一步步走来。


 


乐团抵达A市是在六月初,正值炎夏,学校干道两侧的法桐又是一片郁郁葱葱。校园里随处可见毕业祝福的横幅和巨幅海报,花坛和喷泉四周都用鲜花拼出了各种图样,穿着墨色学士服和深蓝色硕士服的毕业生们顶着烈日面色如常,有说有笑地摆着POSE,把最大最好看的笑容留给镜头背后那个多年后的自己。


 


乐团的一大群人从大巴车上浩浩荡荡地走了下来,看着陌生的毕业众生相,纷纷摇着头感慨着年轻真好。叶修最后一个才下了车,嘴里还叼着根没点燃的烟,拨开重重叠叠地人群钻到了最前面正打算提纲挈领地说两句什么,就对上了负责前来迎接的老师严肃得几乎能杀人的眼神,一个没忍住噗笑了出来:“哎哟,老严他们是怎么想的啊?居然把你打发来接我?哪怕是小喻来呢你说你这张讨债专用脸干得了这活吗?”


 


韩文清努力调整了一下表情,让自己的脸看上去不要那么黑那么压抑,但是说出来的却是:“学校禁烟,收了。”


 


楚云秀紧跟着就笑出了声,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苏沐秋:“哎,快去管管,别回头让老韩收他罚款了。”


 


“不怕,他身上没带钱,顶多收包烟。”苏沐秋泰然自若地答道。


 


其实他们这大半个团的人对这学校的一亩八分地都熟悉到了闭着眼睛都走不丢的地步,连眼前叶修笑得一脸欠揍地和韩文清互刺的场景都好像昨天还见过一般的亲切,于是韩文清这个接待安排得也实在没什么实际意义。叶修甚至怀疑根本就是老严觉得多年没看他俩在一起争来斗去闲的发慌了搞出来的恶趣味,不过毕竟多年没见的老对头了,叶修自然也不介意用他独特的方式表达一下怀念之情。如此一来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一群人纷纷在学校招待处办完了入住手续的时候,韩文清的脸已经黑的和陈年的锅底有得一拼。叶修估计着看到老韩这么不开心老严也就开心了,便愉悦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然后欣欣然的拽着苏沐秋和行礼上楼去房间了。


 


由于协奏曲需要合排的缘故,他们来这边大概两周多一点的时间,带的东西也不算少,整理起来也费了一番功夫。叶修虽然是巴不得苏沐秋一个人搞定所有麻烦事,但是奈何多年来早就被其以午饭相要挟成了习惯,直到哼哧八喘的干完了活才想起来,这都出了门了本来也就不用他做饭啊。苏沐秋方才直起腰来用手理了理头发,正对上他懊丧的申请,稍稍一想才乐不可支地坐在了床上,一脸“你简直蠢得没药救”的表情。


 


叶修看着他笑得欢实,颇为不忿儿地伸手戳了戳他:“笑什么笑!这也就是你有这待遇!”


 


“什么待遇啊?”苏沐秋眉毛一横,“要说插科打诨顶嘴开嘲讽,我看你对你同学也一点儿不差啊?”


 


“啧啧……”叶修夸张的摇了摇头,“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居然还会吃醋哦……”


 


“想太多。”苏沐秋坦然地一摆手,“我吃什么醋,就你这样,也就我受得了你。”


 


“这怎么还弄出舍生忘死为民除害的气场来了啊有点不对啊?”


 


“这就对了,你本来就是个高段位的大祸害!”


 


“哎哎你小心点儿啊,这要是让我师弟师妹们听见了你还要不要混了?”叶修端着胳膊斜了他一眼。


 


苏沐秋不屑:“好意思吗?你都毕业几年了还能有几个人记着你啊?”


 


叶修哼笑了一声:“那你等着看看就知道了。”


 


在那之后,像是为了印证这句话似的,从第二天开始排练,到休息时间陪着苏沐橙在校园拍照,一直到演出彩排,只要叶修出现在校园里,见者无不侧目而视指指点点咬着耳朵道“你看那不是叶修大神吗”“哎呀就是那个叶修大神啊”,眼睛几乎要变成星星状,更有胆子大的直接捧着课本冲上来要签名,然后对着那两个大字一脸死而无憾的表情。


 


“所以你到底对你可爱的师弟师妹们做了什么啊……”穿着笔挺的正装坐在后台,眼看着叶修又送走了两个趁工作之便过来要签名的学生会的小姑娘,苏沐秋彻底放弃了挣扎。


 


“服了吧?”叶修整了整领结,笑得挺得意,“哥好歹也是R大百科全书啊~”


 


“滚吧你个为老不尊的!当年在学校的时候狂刷BBS留下一大堆丧心病狂的教学贴科普贴校园小贴士也就算了,都毕业了还有闲心跑上来持续更新!更更学术贴技术贴也就算了,你还更八卦!还撺掇学生上我的课准备耳塞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没看到!”一身燕尾礼服的黄少天不知从哪儿蹿了出来,虽然个子比几年前高了些,说起话来却还是一样的滔滔不绝元气满满。


 


“我可是真心为了你的学生好啊,就你这吵吵法听你的课出来还不得全都成了老贝?”叶修故作不耐地用小指挖了挖耳朵,“就跟你排练这两天我都快幻听了。”


 


“你滚滚滚滚滚!这么多人都没说话呢就你毛病多!”


 


“那我代表这么多人提提意见?”一直在围观楚云秀插嘴道:“学弟啊,你说你吵成这样,小喻这么些年怎么就不嫌你烦呢?”


 


“因为我们现在不在一个办公室啊。”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笑着说道,“少天很有想法的,我觉得还是应该多跟院长交流交流。”


 


“啧啧……”叶修摇了摇头,“回头给老魏备几幅耳塞吧。”




“不对啊今儿演出没你什么事儿吧你跑来干嘛啊?”路过看热闹的方锐对喻文州的出现表示了疑惑。




喻文州笑笑没说话,楚云秀丢给方锐一个“你还太年轻”的表情道:“这几天排练也没他什么事儿哪天少过他?”




叶修点头称是:“贵圈真乱。”


 


一群人正说笑着,就看见苏沐橙领了个小姑娘轻手轻脚地跑进了后台,四下张望了一番才往他们这边跑了过来。苏沐秋连忙站起来冲她招了招手,轻声问道:“你不是在下面?怎么跑这边来了?”


 


“我家师妹想过来看看她师兄,我就蹭个关系嘛~”苏沐橙笑着说道,又指了指身后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这是小戴,我们社团的,我总跟你们提来着。”


 


“哦我记得。”苏沐秋冲着小姑娘点了点头,又问苏沐橙道,“能找到人吗?”


 


“嗯……”苏沐橙皱着眉毛四下看着,却突然被戴妍琦扯了扯袖角,“在那边啦!”小姑娘指着墙角正在翻看着乐谱的一个男生冲她挤了挤眼睛。


 


苏沐秋也跟着看了一眼——是那个跟他们排了钢琴协奏的研二的男生。他看着两个小姑娘嬉笑着小声说着什么,便拍了拍自家妹妹道:“快去吧,说完话就早点回座位,等会儿灯暗下来了不好找。”


 


“别担心啦哥哥。”苏沐橙笑眯眯地说着,又扑上来抱了抱他,“加油啊!”


 


他轻轻回抱了她一下,答道,“嗯,好。”


 


 


后台依旧是一片喧闹,一群人人来疯似的说笑着,全然没有平日在台上的半分气质,直到主持人走上台去开始开场白了才稍稍安静下来。黄少天也老老实实地去候场了,叶修这才算腾出身来。苏沐秋正在一把化妆椅上坐着,眯着眼睛看着舞台上的灯光,神色少见地有些茫然。于是叶修凑过去冲他挥挥手:“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我呀……”苏沐秋眨眨眼,小小地叹了口气,“看着你们有点感慨。要不是发生那些事,说不定我也是你的同学呢,说不定就能早几年认识你,很多事也会跟现在不一样吧?咱们就这么错过了五年啊,大概是人生中最好的五年……”


 


叶修拖了把椅子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看着他:“遗憾吗?”


 


苏沐秋点点头,又摇摇头:“遇到你之前我一直觉得遗憾很多,但是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能认识你,能以这样的身份站在这里,虽然和曾经的预想不同,但是心里却一直都满足。


 


“嗯……沐秋同志我跟你说过没?”叶修稍微凑近了些,压低声音说道,“你坦诚起来的时候让人特别把持不住。”


 


“哦是吗?”苏沐秋不躲不避地对上他的视线,一时间两人双双无语,空气里都噼啪地冒着眼神交汇中噼啪的电光。


 


“咳咳,我说……”楚云秀斜靠在化妆台前清了清嗓子,“午夜档能不能等回宾馆啊?该上台了。”


 


苏沐秋看了看特地别开脸去以示“我什么都没看到”的楚女王,然后神色如常地推开了挡在自己前面的叶修,起身整了整衣服,回头冲他一笑:“我上啦,叶大指挥,好好加油啊!”


 


眼前是沐浴在灯光下的乐池,一切都和这些年来的每一场演出没有什么区别,可是又好像有着些什么不同。苏沐秋能感受得到,他身边的那些人的演奏在这一刻都显得无比的丰满,他们的音乐里满是力量和希望,好像台下那些年轻而生动的脸孔。他们这些人曾经在这里绽放过最好的时光,而那些即使经历了时光的打磨也不能被遗忘的岁月,就如同封印在他们骨血中的咒印,在他们重新踏入这一片校园的时候重新萌发,让他们留给这个舞台最完美的姿态。


 


虽然台下在每一首曲目结束后沸腾般地欢呼和口号显得有些不那么庄重,虽然几位年轻的协奏曲演奏者的技术都算不上顶尖,甚至虽然连他们向来靠谱的指挥这次选择的曲目都多了些随性的因素,但是当那些旋律汇聚起来回响在礼堂中的时候,他却无比坚定地觉得,这一定是他们最棒的一场演出。


 


礼堂的气氛在第三首返场曲目之后到达了高潮,几位参演的师生也走上台来,对着台下欢呼的观众致意。不知是谁先起的头,突然就喊起了“叶神来一个!”然后台下的应和声顿时就连成了一片,连台上的黄少天都跟着咋咋呼呼地起哄,负责主持的学生正犹豫着,就被他抢了话筒。反正正式的演出已经算是结束了,闹一闹也没什么关系,他这嗓门一亮台下一群人都要跟着叫好:“别躲啦别躲啦回都回来了躲得聊初一躲得了十五吗!师弟师妹们这么热情你不赶紧回应一下伤了大家的心我们可不放过你啊!快快快快来一个!”


 


“这都多少年了你们怎么还不放过我?这么受欢迎我也会有压力啊……”叶修神色无奈。


 


“少废话啊你来不来来不来?来台下的师弟师妹们让他感受到你们的压力!”黄少天这话一出口,台下顿时又是一片狂蜂浪蝶般的欢呼,叶修当即举手投降,“行了行了,感受到了……来烦烦师弟,琴借我用用。”


 


“我靠你搞什么还玩小提?横跨两大系还不够啊你?”黄少天一边把手里的小提琴递过去一边说着,“行不行行不行你别玩脱了啊我绝对会狠狠嘲笑你的!哎要不要再给你来个伴奏啊?小肖同志快上组织看好你!”


 


“不用!”叶修大手一挥,往大提琴部随手一指,“哥自带伴奏的好吗!”


 


被点到的苏沐秋愣了愣,随即无奈地笑了:“合着你特地换了排位,还让我提前背谱,就为了这个?”


 


“这我不得防着他们吗~”叶修得意地笑了笑,“行不行?”


 


“那还能不行吗?”苏沐秋笑着答道。


 


叶修会意地从黄少天手里结果了话筒,清了清嗓子,像是想了想台词才对着台下说道:“那么应大家的强烈要求,最后这首曲子,预祝大家……嗯,也预祝我最重要的一位家人,毕业快乐!愿你们永远都能像现在一样,深爱着你们拥有的一切。”


 


难得听到叶修这么正经的说话,台上的众人都有些错愕地面面相觑。台下的喧闹声终于低了下去,无数期待的目光中,叶修侧过身来,递给他的搭档一个眼神,得到了一个微笑地回应,随后也笑着搭上了琴弓。




大提琴低沉的伴奏声响起,随后小提琴婉转的旋律加入,两个人的演奏都带着些随意,节奏在急缓中循环往复,高低相应的乐句如同深情款款的问答。叶修站在苏沐秋的斜前方,偶尔一个乐句的空档稍稍回过头来看着他的动作,苏沐秋抬起头来,恍然间有种那目光和舞台前方耀眼的灯光融为一体的错觉。两道旋律的纠缠回旋中,他依稀听到四年前天台上的晚风和蝉鸣,曾经稍显单薄的乐曲,如今正在另一个人的手中跳跃着,而紧随其后的是低沉而有力的回应,好像从始至终都不曾分离过一般。


 


不再是他,或是他,而是他们。


 


不再是只属于他的遗憾,或是只属于他的执着,而是他们共同的爱和梦想。


 


欢快的旋律突入,站在身前的人手中的琴弓逆着灯光上下翻飞,似乎还能看到被溅起的星星点点的松香粉末在空气中浮动,他的上身随着激昂的旋律小幅度地动作着,又在乐句的结尾递来一个狡黠的眼神。苏沐秋把目光从他的身上收了回来,又看向自己手下泛着暖光的琴弦,它们在他的视野里微微地颤动着,却又坚韧而笔直地向前延伸而去,好像永远看不到尽头的未来。




突然间他好像又看到了多年前演奏着这首乐曲的父亲和母亲在舞台上偶尔交汇的视线,他想起来那一段旋律曾经带给他的触动和温暖,与此刻相似却又微妙的不同。他又想到,似乎很久很久以前,父亲就告诉过他的一句话——


 


“相信音乐的力量,坚定的走下去,你终将收获最好的回报。”


 


激昂的乐句在有力的和弦中戛然而止,片刻之后才是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他抬起头,眼前的人正张扬的笑着,对他伸出手。他于是欣然地笑着递出手去,站起身来。


 


台下的面孔在灯光中变得有些模糊,不知第几次鞠躬致意的时候还能感受到从掌心传来的属于另一个人的温度。


 


他想,他终于,真的得到了。


 


——而那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回报。




=============END============


呼……改完了錯字,之前沒寫好的地方稍稍修改了一下,應該沒有什麽問題了_(:з」∠)_


丟一個大小提琴合奏版的查爾達什舞曲,戳我戳我,我特麼寫了這麼久就是為了這一首啊!!死而無憾_(:з」∠)_




其實這一章想要表達很多東西,和這篇文一樣,不僅僅是感情,還有深愛的東西,夢想,希望,堅持,責任,很多很多……很喜歡修改之後補給葉神的那句話,願你們能像現在一樣,永遠珍愛這現在擁有的一切。


這是屬於他們的也是屬於每個人的最美好的時光,還有夢想,還有無限大的未來。【TUT好吧我就是想起來我當年畢業的時候啦……




蘇爸爸那句話化用自永恆之塔的一個任務文字,是前兩天看到的,當時感覺被狠狠戳到心裡了。不知道……有沒有吟遊星同好……




還有很多話想說,大概之後會寫一個完結感言什麽的,到時候見啦~


那麼……謝謝一直以來陪著我的大家!!不管是回復過點過小紅心還是給基友推薦過的,都特別感謝!!愛你們!!!






最後暗搓搓地丟個印調【戳這裡戳這裡】來一發嗎姑娘們~

评论
热度(168)

© 青山青阳 | Powered by LOFTER